52Hz的鲸

【多cp】惩罚游戏

南瓜酥♤:

chapter 01.露蝉
貂蝉提问的时候正伏在露娜身上,修长笔直的大腿分在她腰肢两边,暧昧的轻蹭着。
露娜一贯清冷的面庞是染着绯红的,她舔了下唇角,在貂蝉妩媚的低头,将温热的吐息柔柔的吹过耳侧时半阖住眼,遮去那汪冰蓝色里沉浮着的晦暗莫名的欲望。
“露娜,问你个问题,”
貂蝉轻笑,粉舌滑过那片白皙,用牙齿轻咬了下。
“嗯…”
露娜仅是喉咙里溢出声响算是应了,身体涌上有些陌生的感觉让她略微不耐的蹙眉,只得伸手抚上她光裸的后背,催促似得将指腹陷进那人浅浅的腰窝。
貂蝉却仿若不觉,指尖不紧不慢的拂过侧颈,缓缓下滑,摩挲着紧致的腰线,灼热的让露娜绷紧呼吸。
“我和婉儿,你喜欢谁?”
鼻息拂过,酥麻的电流包裹住理智的感官,露娜口中便吐出了不经思索的句子。
“那人…是谁?”
“是谁并不重要,”
貂蝉话语一顿,在她尚不及反应之前,随手扯了她束起银发的发带,交叉的缚住那截莹润的皓腕。
“重要的是,你没有直接回答喜欢我。”
她上挑的桃花眼里潋滟着狡黠的光,在露娜略含惊诧的视线里,笑得肆意烂漫。
“既是犯错,就需要惩罚。所以今夜,你可就任我摆布了。”
半晌,露娜幽幽叹气。
“……罢了…唔……”
chapter 02.雅昭
作为神灵,雅典娜一向浅眠。
所以在第一缕视线落在身上时,她便已经醒了。
可那目光太过缱绻温柔,让她不自觉的沉溺其中,只将横在腰间的手臂悄悄收紧,让宛如玉兰花般的清新气息溢满鼻翼。
“抱歉,”精灵笑得柔软,澄澈的蓝眼睛闪着温暖的细芒,“吵到你了?”
她半撑起身子,薄被滑落半露出细腻圆润的肩膀,被窗外投进来的月光镀上一层无瑕的白。
“没有,我还醒着。”
女神支着头轻笑,高贵圣洁的精致面庞满是揉到骨子里的纵容。
公主一下子涨红了脸,她动了动,掩在长长金发下的春光若隐若现,带着几分不自知的蛊惑。
深邃的紫眸恍然变得更为幽深,丝丝缕缕的欲望散入四肢,让雅典娜忍不住倾身凑近,缓缓贴上那双微微启合的双唇。
细长的五指在身体上轻抚,精灵颤了颤,嗓间逸出声呜咽似的呻吟,合拢的睫羽也微不可察的抖动着。
交缠的水声在寂静的室内被无形放大,如出一辙的美丽金发不分彼此的散在一处,衬得那两道身影愈发的亲密无间。
忽得那总是害羞的公主翻身坐起,十指相扣的伏在女神身上。
那张纯粹干净的脸红的几欲滴血,连精灵一族特有的耳尖也红的彻底,滚烫的吓人。
她深吸口气,咬着唇轻声说道,“我有问题想要问你…”
“嗯,是什么?”
语气平缓,毫无恼意。
“那个…我……”
精灵显然是紧张的,她结结巴巴半天,不敢看女神的眼睛。
雅典娜哑然失笑,却不忍心再看她这般进退不得的羞窘模样,主动接过了话题。
“喜欢你,小公主,”她弯着眉眼,轻抚着她光裸的脊背,循循善诱,“若是说不出口,那么就换一种方式……”
“不是惩罚,”公主俯身耳语,用两指宽的带子蒙住了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只是你不看着,我才能不那么紧张。”
眼前漆黑,但她知道,她的精灵一点连眼尾都羞得通红。
喜欢你啊,我的小公主。
chapter 03.花轲
阿轲最讨厌那人喝醉。
可偏偏那个少根筋的傻将军总是屡屡不自知的踩了她的底线,惹得她恼火不已。
所以当再次嗅到熟悉的浓郁酒香时,阿轲当即决定给花木兰一个教训,叫她好好的长一长记性。
脚步踉跄,拼酒被灌醉的女人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她晃晃悠悠的走进门,一下子仰倒在裘皮铺着的软榻上。樱花色泽长发凌乱的遮着脸,连一贯敏锐的浅色眼仁也裹着层雾气,似睁非睁,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很好,花木兰。
阿轲冷笑一声,抬脚踢了踢她大张着的膝盖。
“嗯,阿轲…”花木兰动了动,呢喃一声,“头疼…想喝水……”
那双在黑夜里依然璀璨耀目的红眸一凛,翻腾着的怒气愈发旺盛。她走到桌边,端起杯子饮了一口,接着回到榻前俯身扣住将军的脸,覆上她的唇。
冰凉的茶水苦涩异常,涌进喉间让躺着的花木兰咳嗽起来。
“咳咳……”
嗓音嘶哑,她呛得满脸通红,呼吸急促的清醒了几分。
“阿轲,”抱怨的撑起眼皮,花木兰看过来的视线纯净无辜,“你干嘛?”
“你觉得呢?”
刺客似是笑了,她的声音在未燃灯的室内听起来格外幽深,却也平静无波,喜怒不辨。
“我…”将军顿了顿,野兽般的直觉终于发挥作用,觉察到危险。只是被酒精麻痹而昏昏沉沉的脑子实在是跟不上身体的感觉,迷茫了半天喏喏的道,“不知道啊…我又惹阿轲生气了?”
火上浇油,今天必须给她长长记性。
阿轲起身走进厨房,从柜中翻出一坛有些年头的女儿红。
揭开密封的红纸,清冽的酒香霎时便溢满鼻翼,果真是好酒。
阿轲眯起眼,端着酒坛回到了原处。
“嘿,花木兰,”她的声音懒洋洋的,“想喝酒吗?”
榻上的人闻言半撑着坐起,迷茫的眼神绽出不清晰的神采,“想。”
“回答我个问题,”阿轲忽然想起好友提的一个笑话,索性便拿来用了,“我与婉儿,你喜欢谁?”
“嗯…”将军一愣,“那人是谁?”
“是谁不重要,”唇角翘起,阿轲仿佛早有预料的道,“你没有回答是我。”
“啊?”喝醉的花木兰显然更加迟钝,丝毫没想到对面人在诓骗她,着急的解释说,“我,绝没有其他…的想法……”
“你先前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刺客循循善诱,像一位经验老道的猎人隐匿着等待猎物落网,“但这次你该知道了吧?”
将军点点头。
“是不是该受到惩罚?”
将军又点了点头。
“很好,”阿轲嗓音里藏着笑意,扯下她束腰的腰带塞进她手里,“把自己捆好了。”
花木兰格外听话的将手艰难的反缚在身后,失去束缚的布料随着她的动作向两边散开,露出较好的身体曲线和流畅的肌肉线条,可惜主人倒是毫无自觉。
阿轲迈着慵懒的步子转到身后替她打好结,在确定她不会挣脱后,终于露出得偿所愿的笑。
今夜这酒,她倒是想尝尝另一种喝法,并且明日这人清醒后的反应也一定会有趣的过分。
这般想着,阿轲纤长劲瘦的身体缓缓压低,带着热度的呼吸扫过那截敏感的颈子,激起一层麻酥酥的痒。虽是女子的身子带不来几分威胁感,但半跪着的将军还是忍不住瑟缩起肩膀。
“好好的记住今晚吧,花姐姐。”
阿轲笑得妖冶,指尖微挑,将松松垮垮挂在她身上的衣衫一一除去,用手沾着清澈的酒轻轻点在不着一物的肌肤上。
一凉一热,极端的触感纠缠出难言的情欲。
“阿轲……”
压抑的喘息,打碎了一室寂静。
chapter 04.武芈
活了很久的女人向来是理智的。
她骄傲,强大,美丽,岁月给予她的是他人难以企及的阅历和沉淀。
可情爱,对她来说却是既熟悉又陌生的。
因为时间会带走很多东西。
她几乎无法记起上一次吃醋是在什么时候,也许那时她还很年轻,也许那时她还很心高气傲。但是总而言之,不应该是如今的她会选择去做的事。
可终究是意难平。
武则天走进寝殿时似乎就预料到了,所以那位喜怒不形于色的君主难得挂着些略带促狭之意的笑。
“老女人,”她望着空无一人的明黄床帐,对着空气慢悠悠的开口说道,“怎么,和我赌气了?”
“但这事与我无关,”女帝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无奈,“是那群家伙硬给我塞的妃子,我事先并不知情。”
她抱臂斜倚在离门很近的柱子边,视线不偏不倚的落在殿内巨大的横梁上。
一团黑色的雾气猛的弥漫开来,紧接着便有冰凉的刀刃贴上武则天的下颌,逼迫她半仰起尖细的下巴。
“本宫犯不着,”黑雾里渐渐显出那道成熟妩媚的影子。她的声音沙哑慵懒,蛊惑性十足,“本宫有自知之明。”
“哦,”女帝挑眉,眼中散着笑意,“你怎的如此确定?”
芈月狭长的杏眼缓缓眯起,眼里染上些内敛着的怒气,隐而不发。
半晌,她粲然一笑,贴近了几分。
“那本宫给你个机会,你说,本宫与她,你选谁?”
“她是谁,”武则天明知故问,反而还迎着刀刃低头,摆明了是有恃无恐,想看她失态的样子。
这人怎么就这般恶劣,可偏偏她还就是暗地里吃了醋。
“小女帝,”芈月红唇半启,瑰丽艳绝,“是该给你点惩罚了。”
她一翻手腕,手掌长短的利刃便随着动作下滑,从修长的脖颈一路移到精致的锁骨,在细腻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醒目的红痕。
不过芈月的劲用的很巧,冰凉的刀尖掠过肌肤虽会带来疼痛,却没有刺破皮肤,真正的弄伤她。
呼吸凌乱,步骤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在烛火里泛着银光的刀刃从宽大的衣领缝隙钻入,紧贴着温热的肌肤游弋。在碰到腰间的阻碍时也只是微微一抖,割断绣着祥云纹饰的腰带,挑开那层包裹身体的上好锦缎。
女帝愉悦的笑了起来。
“乐意至极,”她说。
“那本宫就不吝赐教了。”她回复道。
chapter 05.离环
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拥有魔种血脉的兔耳少女又在偷偷的瞧着那位画中仙子似的出尘女子。
“离儿,怎么了?”
那人向来敏锐,眼帘微掀,剔透的眼眸便向这边望来。
“没什么,”公孙离摇摇头,在她的视线下有些涩然,便岔开话题状若无意的道,“外面有人一掷千金,想听环姐姐弹曲。”
“是吗,”杨玉环面色冷寂,波澜不惊,只是拂袖站起朝搁着琵琶的梨木架走去,“我知晓了。”
“环姐姐愿意?”
公孙离诧异极了,毕竟若是没有任务,她实际上是不必做这些供人取乐的事。
“有何不可,”她嘲讽一笑,眼神淡漠如冰,“不过一支曲而已,觊觎这幅皮囊的人可不止这一个。”
“可……”
“你也一样,不要总被事物的外表迷惑,况且此事与你无关,离儿。”
她怀抱琵琶,沐浴在阳光下的身子纤细修长,婉丽婀娜。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那堪称绝色的脸庞毫无血色,白的几乎透明。
正如她的人一样,总是这般,似是什么也未放在心上。
少女低下头,死死的抿住唇,大而圆的眼睛看起来湿漉漉的。就连一向竖起的兔耳都不自觉的耷拉下来,显得格外的可怜兮兮。
一贯心细的杨玉环自然是发现了,可她却自觉并未说什么重话,便也不言不语的转身准备离开。
被晾在一边的公孙离不自觉的捏紧手里木质的伞柄,亦步亦趋的跟在那人身后。
回廊上的风很大,吹得脸上的泪痕干涩着的疼。
公孙离觉得有些难过。
事实上,从一开始,便总是她毫不吝惜的向她的环姐姐表达喜爱,即使这样,得到的回应也总是寥寥无几,接近于无。
唯一的一次,还是在她几乎濒死的时候。
所以此时的公孙离并不确定,她究竟是喜欢她,还是仅仅的只是纵容她。
那双无欲无求的眼睛里,究竟有没有属于她公孙离的影子?
感受不到喜怒哀乐的人,究竟是否知道情为何物呢?
悄悄抹去眼角的泪水,公孙离在她蓦然回首时勉强扬起笑脸。
她在哭,为何?
杨玉环不知。
心里莫名的烦躁,她转身牵住少女的手腕将她带回房间。
“环姐姐,”公孙离看着她掩好门,低声说道,“你生气了吗?”
“你知道我感受不到,”杨玉环淡淡的看着她,“但你若是不愿意,我便不去了。”
“环姐姐,”公孙离抬起头,猛的逼近撑住她身后的门板,“你喜欢我吗?”
“什么?”杨玉环愣了下,显然没有想到她会问这种问题,“你为何这么问?”
她不曾想,本就约好生死相随的少女,竟然会在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上存疑。
“我…并不确定……”
心口一窒。
如果这便是怒意,那么她似是懂了。
“那么今日,我就让你看个明白。”
她喃喃低语。
在公孙离尚未反应过来之前,她就被调换位置狠狠地抵在了门上。
那张浅淡如玉的面庞上染着绯色,缓缓逼近,带着迫人的气势。
近在咫尺的薄唇微微开合,靡靡之音便辗转缠绵的从唇缝中溢出。
毫无防备的少女只觉得从耳边涌起一阵酥麻,转而便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乐曲能做到的有很多,”似是明晓公孙离的讶然,她面无表情的解释道,“这是惩罚,离儿。”
指尖滑过少女润泽的唇,杨玉环轻轻吐出了一个字。
“脱。”
——————————————————
诈尸更新,赶在520尾巴上的小剧场
欠的坑会慢慢填的_(:_」∠)_
大概算是反攻合集
完整版的五选三怎么样

火O乍:

成为英雄之前
玩世不恭是他的铠甲
有一天他脱下了这副铠甲
穿上了另外一套
他想要do more
于是他做了
再也没回头
一路上
失去了反对他的朋友
也失去了支持他的人
有人说他桀骜不驯
他说巨大的成功需要巨大的牺牲

即便这样
最后
还是一败涂地

“Why didn't ...you do more”
他又想起了这句深刺入骨的话

盔甲里面的疤已经开始化脓

曼洛丝:

多年的误会,是时候解开了 

CP:SD、锤基、福华、湿毗、亚梅、刘卫、00Q、盾冬、EC、GGAD、EM、桃雪、陆花、肖根、拔杯、虫绿

特里哈哈哈哈哈:

脑补了霸气当红女明星和可爱小助理的设定😚😚😚

Liv:

😏果然姓A的fo着姓S的ins(🤐),人家right down the street from your house!
而且话说如果能客串姓S的新剧真很棒了,老年台真的不约一下吗?


完整音频http://www.nerdappropriate.com/2018/03/08/rated-na-300-amy-acker-returns/

Liv:

😭所以虽然有生之年POI都未必会重启,but壳儿的愿望,a Root and Shaw spinoff,and show set in China!
感谢惦记,我死了_(:з」∠)_

完整音频http://www.nerdappropriate.com/2018/03/08/rated-na-300-amy-acker-returns/